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开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任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曾任Google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,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、微软中国研究院(现为微软亚洲研究院)院长、SGI公司副总裁兼总经理、苹果电脑公司副总裁等职。李开复博士是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院士,美国百人会会员。创办中国青年学生成长离不开的互助平台——我学网,是我学网理事长,为青年学生答疑解惑,曾多次面向青年学生校园演讲,并出版《做最好的自己》、《与未来同行》、《一网情深》等作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  

2009-09-22 13:20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在谷歌公司,每个星期五都有一个派对,被称为TGIF Party,或者Thank God It’s Friday Party,员工在一起尽情地庆祝周末的来临。但是,9月18日星期五的派对却有特殊的意义,因为这是我的Good-bye party,也是我的最后一个TGIF。

  从9月7日以来,一直在紧张忙碌地筹备我的创新工场的各项事宜,几乎是马不停蹄,所以神经高度紧张。Party这天,我也是从早上7:00到下午4:30整天排得满满的。但是,下午4:30,当我一走进文津酒店二层,看到精心布置的会场,看到员工们年轻的笑容,就立刻感受到一种特别温暖的氛围。

  刚刚走进大厅,就有无数的员工围在我的周围,和我聊天,开玩笑,拍照。一瞬间让我感到仿佛回到了从前。不但谷歌中国的员工来了,还有不少谷歌中国的前员工也来了。我看到了郭去疾、周杰、沈思、Jeremy, Andy,好多久违却又熟悉的面孔。

 

  看到贴在背板墙上的一张张照片,就好像又看到我和员工以前一起努力工作的种种情景,仿佛走回了那段时光。这个下午,我感觉到放松,快乐,但是不免有一丝伤感。

 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  首先,主持人崔瑾和Jacky各自说了一串有趣的开场白。我特别记得崔瑾的开场白: “俗话说,距离产生美。开复虽然走了,但是他看上去更美了。他在谷歌留下的都是精彩,带走的全是寂寞。”。

  然后,放了一段MTV,把我的照片嵌入了一首歌曲,非常搞笑。然后,他们又把我的《鲁豫有约》的采访,重新配音,加入了各种搞笑的内容,说我离职是为了孩子的户口,说我要去做煎饼果子的创新,因为符合公司价值观。大家看得人仰马翻。

  在下面的一个环节,员工“别出心裁”地在屏幕上出了和谷歌有关的题目给我,看看我这个总裁够不够格。他们说我一向是谷歌产品的expert用户,总是对产品队伍有各种要求,所以出了各种刁钻的产品问题来考我。我看到了第一题不以为然,说:“这个我闭着眼睛都能回答!”为了表示实在是太简单,我干脆说:“你们出这种产品问题考我,我闭着嘴巴都能回答!”然后,我就真的遮着嘴巴回答了两题。但是回答完这两题以后,我才发现这两题只是“预热”题,而真正的五个难题还在后面呢!这五个问题实在难得太过分了,我只答对了一题,就是下面图片中的:

  

  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  这题够难吧?我居然答对了,奖励会是什么呢?主持人宣布:我的“奖励”居然是“马上打三个嗝”。难得他们查到我的特异功能,于是我就当场表演了一下。员工们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另外四题就难得离谱了。比如说,他们问我,用谷歌搜索“The answer to life,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”,结果会是一个什么两位数字。我根本没有听说过这道题,而且这两个数字肯定也是没有意义的。于是,随便说了一句“38,代表出这个题目的人!”。大家又都笑弯了腰。

  答错了四题,我的“惩罚”就更不堪了,需要做四个模仿秀。我分别模仿了唐老鸭、罗大佑、蔡康永、还有拳王泰森。有位员工看完我的模仿秀之后,告诉谷歌公关:“你们这四年是怎么做的?把这么有趣的一个老板包装的那么严肃!”

  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  然后,各个员工分别上台,重温了许多以前在工作中度过的时光,讲述了许多以前的故事,当然还是以搞笑为主。下面是一些员工分享的故事(有些是经过email分享的):

  • 见某重要部门负责人时,开复自我介绍:“我是谷歌的李开复”,但是该部门领导居然回答:“哦,是做古董的,我们这儿的古董都是真的呀!”
  • 一次国内的领导去谷歌总部参观,开复看总部安排的翻译不怎么样,就自己翻译,后来那位领导以为开复是职业翻译,偷偷地想问开复有没有兴趣去他们那里去当“翻译部主任”。
  • 我们带去各大学的书都是开复亲笔签的,他工作忙,就经常趁开会之间几分钟的间隙签。但是再忙,开复从来不偷懒让别人代签。有一次,Tina看见开复弯着腰签了很久,说:开复,你快从脑力劳动者变成体力劳动者了。
  • 在厦门的offsite,开复和我们很多工程师一起玩杀人,从晚上十点玩到早晨七点,然后神采奕奕地去机场,参加早晨10点在深圳的一个会议,而很多参加杀人的20多岁的工程师呼呼睡了一天。结论:开复并不真的需要睡觉。
  • 开复常说自己对外正装与休闲的区别就是打不打领带,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那些每年员工大会的T恤紧紧裹在开复身上的记忆哦,那可是绝版呢!
  • 网上第一次看到开复火炬手的照片胸前写了大大的“007”以为是被人PS恶搞了,最后一查发现开老师确实是“山寨007”。
  • 刚到美国两天,正赶上了开复当天从北京到总部出差,晚上请我们吃饭和吃冰激凌。我们三个工程师坐开复的车,回家里才发现自己提的包居然和是开复的包是一样的,里面笔记本电脑也是一样的。第二天早上找开复,他不无幽默地说: "还以为笔记本电脑这么智能,开机后发现电脑桌面背景居然自动换了。":-)
  • 刚发布中文名字时,外界争议很多,一次一个学生非要开复表态“狗狗”这名字是否更好,开复聪明地回答:“那总不能以后政府让我们上台的时候说 下面有请狗狗公司的代表李开复爬上台来吧”,下面哄堂大笑一切释然。
  • 某天公司员工大会之前,我跟开复说:太太生小孩后当爸爸会很辛苦。但是开复说他可以帮我想办法如何逃避劳动。开复说,最大的秘诀就是要让太太喂母奶,这样当爸爸的就可以很无辜地说:我也想夜里起来帮你喂奶,可是我爱莫能助。
  • 06年开复设宴在苏浙汇,开复把樟茶鸭、蜜汁火肪、越式牛柳之类的肉菜推荐完毕后,说蔬菜你就随便来吧,反正都好吃不到哪里去,可又必须要吃,当药一样吃就好了。
  • 05年11月回MTV汇报招聘进度,路上开复说他可以随时拿一个从没见过的PPT不事先准备就开讲,"真的呵?""不信我们就试试,你来写,我不提前看" 开复充满童心地带着他招牌式的调皮表情看着我。 于是我就给Kai-fu设了一个埋伏,到了最后一页,把他气得哭笑不得。
  • 去年开复在浙江工商大学演讲时,有一位学生提问,太紧张了,本来想说的是“开复先生,您是我的偶像”,结果,说成了“开复先生,我是您的偶像“,数千学生轰然大笑。
  • 06年刚来中国的时候,知道开复是成都人后,有一次我问开复为什么不在成都也开一个Office,天府之国嘛,吃的好美女也多,工程师的工作激情会大大的提高。开复说你们都玩的开心,我就不开心了。
  • 有一次Charlie组织带小孩的同事去玩,开复也带着小女儿到了。他女儿天真地问:爸爸,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?开复答说:我的工作是写email。然后女儿又问:那你什么时候休息?开复说:2月30号。
  • 联想开会迟到要罚站,开复有次说开会迟到的要表演肚皮舞,只是除了第一次郭去疾真的跳了,以后的人都赖掉了。

  当时大家气氛非常开心愉快。但是,我知道其实他们是想营造轻松的氛围,驱散淡淡的离愁别绪。此前听说,他们要让我怪相百出,我一直担心到底要怎么整我,事实证明,他们还是看在我即将bye bye的份上,对我手下留情了。除了前面说过的表演外,我还是被逼着表演了“才艺”,唱了这辈子唯一会唱的一首流行歌曲。唱完后,有位同事跟我说:“这样算是会唱吗?”

   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 

  然后,校园团队制作了一本书给我,书名是“校园因你不同”,里面描述了我作为领导对他们的支持和鼓舞。他们说我最常说的一句话,也是他们最喜欢听见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能帮你们做什么吗?”

  除了校园团队,别的团队也赠送了礼物给我。全体员工送我的礼物是一张巨大的我的照片的拼图,背后有谷歌700位员工的签名。

 

   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  尽管整个goodbye party 笑料百出,最后的收场既温馨又伤感。两位不能参加的员工录制了视频,在上面倾诉了他们对过去四年的怀念,和对我的祝福。当播放这段视频的时候,我看到不少同事在擦眼泪。

  最后,两位员工带动全体合唱《祝福》的时候,看到那么多双依依不舍的眼睛,我也忍不住想流泪。其实,很多人在之前都问我,是不是舍得谷歌中国总裁这个光环,舍弃优厚的待遇。我想,离开了这些,我并没有什么舍不得。但是让我最舍不得的是这些可爱的员工和这个公司的文化。我是那么的爱这些员工,而我能感觉到他们对我的爱。

   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  Party 结束后,谷歌工程研究院的副院长们请我在酒店的韩餐吃了一顿晚餐。晚餐时,我们又谈起过去四年的美好时光。

  吃完晚饭,我经过会场,看到已经人去楼空,突然又感到一阵伤感。但是,我发现在会场门口,打扫清洁人员没有收走应该是咏刚写的对联:

  开平若谷四年风雨成佳忆 

  复远如歌一曲知交是真情

    最后一个星期五 – My Good-Bye Party at Google - 开复 - 李开复的博客

 

  原来入场时,因为场面太热闹,背板太色彩缤纷,让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对联。然后,我又想到:明早清洁人员一定会拆掉、扔掉这副对联,那多可惜呀!于是,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对联拆下来,珍藏为永远的纪念。

  拆下一个一个字的时候,我脑海中流过我们的四年风雨,是我们美好的佳忆,是你们的真情。

  最后,我借用《祝福》里的歌词,对所有的谷歌中国员工说:“若有缘就能期待明天,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”!

  谢谢你们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118)| 评论(5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